第470章 咱能不能干点正事

陆昂在飞机舱门口,狂风大吹,衣袂飘飘,他双手负在身后,头发与衣服翻飞……好镇定啊。

这比装的……气度斐然,给人一种不同凡响的既视感。

顿时获得了妹子的好感。

不是陆昂想装比,只是因为驾驶舱开着窗,那个俊美的飞行员一边抽着烟,一边操纵着飞机。

这是不是让人惊悚的,让人不寒而栗的是,他的座位旁边居然还摆着一排啤酒易拉罐。

大部分都空了!

而且,从他身上浓郁的酒气来看,显然喝得不少。

喝成这样子还开飞机?

想掐死他的想法都有了。

驾驶员忽然慌乱起来,一踩油门,飞机机翼忽然向上翻起,螺旋桨发出巨响,飞机的速度骤然加快……却在上空盘旋。

接着,就听到驾驶员发出一阵愤怒而又疯狂的哮叫!

众人面面相觑,这才发现这驾驶员都他们都差不多,满脸的骇然和疑惑。

陆昂有了想跳机的想法,面色凝重。

好在飞机高度降下来了,保持在三十多米的高度,回旋飞行着。

驾驶员又开了一罐啤酒,飞机变得平稳了,甚至完全觉不出这就是刚才的那架老爷飞机。

五官俊美的驾驶员因酗酒脸都红了,但却哼起了小曲。

哼着哼着,驾驶员忽然站了起来,对着窗口开始解开腰带……

“对风撒尿泼一身!”陆昂高喊一声。

“没……没事,这……这风……往外……吸。”驾驶员身子晃晃悠悠。

一道水柱从高空落下,洒向大地。

吃肘子的女子目瞪口呆,陆昂则更关心另一个问题……这飞机完全失控了。

果然,飞机开始一头往下栽去。

驾驶员一下子摔倒了,一道水柱划过半空,洒到飞机仪表盘上。

眼前飞机往下栽去,陆昂抓住女人,高喊一声:“跳机吧!”

说着,就摔先跳了下去。

众人也察觉不妙,生死关头,各人都拿出了保命的本领。

如下饺子一般,‘霹雳吧啦’地争先恐后跳了下来。

陆昂在空中舒展了一下身体,斜着冲向地面的同时,取出厚厚的弹簧床垫……

然后身体肌肉收紧,坐在一叠弹簧床垫上面。

床垫足足有十几个,在半空中与陆昂一起往下坠落。

看上去没有什么不妥,陆昂点点头。

其他几个跳机的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十分变态的家伙。

女子在空中挣扎半天,终于爬到陆昂床垫上来了,长长地舒了口气。

在床垫落地的瞬间,陆昂顷刻间收拢身体,几乎把全身的力量都调动起来了,巨大的下冲力让弹簧垫剧烈收缩,又强烈反弹。

陆昂和那女子又被抛入半空。

等再次落下时,陆昂身体就势倾倒,从床垫上跳下来,连续滚出十几米远,这才停了下来。

站起身来,看了看一路上被自己压出的尘土痕迹,陆昂眉毛微不可察地皱了皱……这飞行,真特么刺激。

就在这时,飞机又猛然抬头,然后到了上空,飞走了。

飞机安然无恙!

啪啪啪……

另外几个跳机的男人相继落地。

相比而言,这几个人就没那么幸运了。

多多少少都有伤,都口吐鲜血,倒地哀嚎。

一个最严重的,摔断了一条腿和一个胳膊,在地上痛不欲生地哀嚎。

陆昂默默地看了看周围,忽然眼前一亮……这不就是暗夜红人的祖坟吗?

离陆昂不到50米远,就有一个高高的坟墓。

陆昂取出铁锹……准备刨坟!

“救救我!”

“救救我!”

那几个倒在地上的男人,伸出双手,发出痛苦的呼喊。

相比这几个人,有一个人更让陆昂感到惊悚。

就在数米外,有一堆特别茂密的树丛。透过那些疯狂挥舞着的枝叶,可以看到一个死尸。一个女人就躺在地上,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撕得七零八落,她死去的脸上还凝固着极度恐惧和痛苦的表情。

有一些不知名的小虫子在她身上爬来爬去,时不时将锋利的针管状的嘴巴刺入她的身体,不停地吸食着身体内的血肉组织,然后拔出来,再寻找下一个味道好的肌肤。

女尸皮肤下似乎有无数的虫子在游走蠕动着,令人毛骨悚然。

还有一些虫子在撕咬她的裤子,并且试图撕咬那坚固的军靴,以便找到新的可以刺食的地方。

陆昂又回头看了看地上那个缺胳膊少腿的男人。

缓缓走过去,举起铁锹……猛然落下,一下子将他拍死了。

正在对着他呼救的几个男人一下子傻眼了。

伸出的手如碰到滚烫的烙铁,一下子缩了回去:“别救我们了,我们自救。”

陆昂也没打算救他们,而是取出一个自拍杆,把手机放在上面……准备刨坟直播。

“你干什么?”有个男人发现陆昂不救他们,而是玩手机,不禁惊愕地问道。

陆昂没理他,而是打开直播间,将镜头对准暗夜红人的祖坟:

“大家好,各位家人,这就是暗夜红人的祖坟,现在开始刨坟直播。”

啊?

那几个男人顿时傻眼了。

“你特么刨坟,你图啥啊?是能吃还是能喝?还是你吃饱了撑的?”

最关键的是,他们动不了啊,这若是被追究起来,还不得扒皮抽筋?

“喂,你知道这是谁的祖坟吗?”

陆昂回头一笑:“知道啊,你们城主的。”

“那你还敢刨坟?”

“你特么别这么狂,这要被人逮住,可就完犊子了。”

陆昂稳了稳自拍杠,朝墓地走去,一边走一边说:“感谢直播间的家人们,感谢陈婉成了榜一大哥,感谢杨蜜蜜送来的飞机,感谢江可馨送来的火箭……”

“你特么小声点!”有个男人忍不住大吼起来。

“唉,这就是个疯子……你特么办完事赶紧溜!”

吃肘子的女子也吓坏了,她好后悔贪吃这点肉。

“咱能不能干点正事,先回去吧。”

陆昂挑了挑眉:“我早就看暗夜红人不顺眼了,我就想在她家祖坟上开心一下。”

说罢,陆昂在直播间放了一首《right here waiting》

还深情地唱道:“……I will be right here waiting for you……!”

“……”

另外几个跳机的男人相继落地。

相比而言,这几个人就没那么幸运了。

多多少少都有伤,都口吐鲜血,倒地哀嚎。

一个最严重的,摔断了一条腿和一个胳膊,在地上痛不欲生地哀嚎。

陆昂默默地看了看周围,忽然眼前一亮……这不就是暗夜红人的祖坟吗?

离陆昂不到50米远,就有一个高高的坟墓。

陆昂取出铁锹……准备刨坟!

“救救我!”

“救救我!”

那几个倒在地上的男人,伸出双手,发出痛苦的呼喊。

相比这几个人,有一个人更让陆昂感到惊悚。

就在数米外,有一堆特别茂密的树丛。透过那些疯狂挥舞着的枝叶,可以看到一个死尸。一个女人就躺在地上,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撕得七零八落,她死去的脸上还凝固着极度恐惧和痛苦的表情。

有一些不知名的小虫子在她身上爬来爬去,时不时将锋利的针管状的嘴巴刺入她的身体,不停地吸食着身体内的血肉组织,然后拔出来,再寻找下一个味道好的肌肤。

女尸皮肤下似乎有无数的虫子在游走蠕动着,令人毛骨悚然。

还有一些虫子在撕咬她的裤子,并且试图撕咬那坚固的军靴,以便找到新的可以刺食的地方。

陆昂又回头看了看地上那个缺胳膊少腿的男人。

缓缓走过去,举起铁锹……猛然落下,一下子将他拍死了。

正在对着他呼救的几个男人一下子傻眼了。

伸出的手如碰到滚烫的烙铁,一下子缩了回去:“别救我们了,我们自救。”

陆昂也没打算救他们,而是取出一个自拍杆,把手机放在上面……准备刨坟直播。

“你干什么?”有个男人发现陆昂不救他们,而是玩手机,不禁惊愕地问道。

陆昂没理他,而是打开直播间,将镜头对准暗夜红人的祖坟:

“大家好,各位家人,这就是暗夜红人的祖坟,现在开始刨坟直播。”

啊?

那几个男人顿时傻眼了。

“你特么刨坟,你图啥啊?是能吃还是能喝?还是你吃饱了撑的?”

最关键的是,他们动不了啊,这若是被追究起来,还不得扒皮抽筋?

“喂,你知道这是谁的祖坟吗?”

陆昂回头一笑:“知道啊,你们城主的。”

“那你还敢刨坟?”

“你特么别这么狂,这要被人逮住,可就完犊子了。”

陆昂稳了稳自拍杠,朝墓地走去,一边走一边说:“感谢直播间的家人们,感谢陈婉成了榜一大哥,感谢杨蜜蜜送来的飞机,感谢江可馨送来的火箭……”

“你特么小声点!”有个男人忍不住大吼起来。

“唉,这就是个疯子……你特么办完事赶紧溜!”

吃肘子的女子也吓坏了,她好后悔贪吃这点肉。

“咱能不能干点正事,先回去吧。”

陆昂挑了挑眉:“我早就看暗夜红人不顺眼了,我就想在她家祖坟上开心一下。”

说罢,陆昂在直播间放了一首《right here waiting》

还深情地唱道:“……I will be right here waiting for you……!”

“……”

另外几个跳机的男人相继落地。

相比而言,这几个人就没那么幸运了。

多多少少都有伤,都口吐鲜血,倒地哀嚎。

一个最严重的,摔断了一条腿和一个胳膊,在地上痛不欲生地哀嚎。

陆昂默默地看了看周围,忽然眼前一亮……这不就是暗夜红人的祖坟吗?

离陆昂不到50米远,就有一个高高的坟墓。

陆昂取出铁锹……准备刨坟!

“救救我!”

“救救我!”

那几个倒在地上的男人,伸出双手,发出痛苦的呼喊。

相比这几个人,有一个人更让陆昂感到惊悚。

就在数米外,有一堆特别茂密的树丛。透过那些疯狂挥舞着的枝叶,可以看到一个死尸。一个女人就躺在地上,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撕得七零八落,她死去的脸上还凝固着极度恐惧和痛苦的表情。

有一些不知名的小虫子在她身上爬来爬去,时不时将锋利的针管状的嘴巴刺入她的身体,不停地吸食着身体内的血肉组织,然后拔出来,再寻找下一个味道好的肌肤。

女尸皮肤下似乎有无数的虫子在游走蠕动着,令人毛骨悚然。

还有一些虫子在撕咬她的裤子,并且试图撕咬那坚固的军靴,以便找到新的可以刺食的地方。

陆昂又回头看了看地上那个缺胳膊少腿的男人。

缓缓走过去,举起铁锹……猛然落下,一下子将他拍死了。

正在对着他呼救的几个男人一下子傻眼了。

伸出的手如碰到滚烫的烙铁,一下子缩了回去:“别救我们了,我们自救。”

陆昂也没打算救他们,而是取出一个自拍杆,把手机放在上面……准备刨坟直播。

“你干什么?”有个男人发现陆昂不救他们,而是玩手机,不禁惊愕地问道。

陆昂没理他,而是打开直播间,将镜头对准暗夜红人的祖坟:

“大家好,各位家人,这就是暗夜红人的祖坟,现在开始刨坟直播。”

啊?

那几个男人顿时傻眼了。

“你特么刨坟,你图啥啊?是能吃还是能喝?还是你吃饱了撑的?”

最关键的是,他们动不了啊,这若是被追究起来,还不得扒皮抽筋?

“喂,你知道这是谁的祖坟吗?”

陆昂回头一笑:“知道啊,你们城主的。”

“那你还敢刨坟?”

“你特么别这么狂,这要被人逮住,可就完犊子了。”

陆昂稳了稳自拍杠,朝墓地走去,一边走一边说:“感谢直播间的家人们,感谢陈婉成了榜一大哥,感谢杨蜜蜜送来的飞机,感谢江可馨送来的火箭……”

“你特么小声点!”有个男人忍不住大吼起来。

“唉,这就是个疯子……你特么办完事赶紧溜!”

吃肘子的女子也吓坏了,她好后悔贪吃这点肉。

“咱能不能干点正事,先回去吧。”

陆昂挑了挑眉:“我早就看暗夜红人不顺眼了,我就想在她家祖坟上开心一下。”

说罢,陆昂在直播间放了一首《right here waiting》

还深情地唱道:“……I will be right here waiting for you……!”

“……”

另外几个跳机的男人相继落地。

相比而言,这几个人就没那么幸运了。

多多少少都有伤,都口吐鲜血,倒地哀嚎。

一个最严重的,摔断了一条腿和一个胳膊,在地上痛不欲生地哀嚎。

陆昂默默地看了看周围,忽然眼前一亮……这不就是暗夜红人的祖坟吗?

离陆昂不到50米远,就有一个高高的坟墓。

陆昂取出铁锹……准备刨坟!

“救救我!”

“救救我!”

那几个倒在地上的男人,伸出双手,发出痛苦的呼喊。

相比这几个人,有一个人更让陆昂感到惊悚。

就在数米外,有一堆特别茂密的树丛。透过那些疯狂挥舞着的枝叶,可以看到一个死尸。一个女人就躺在地上,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撕得七零八落,她死去的脸上还凝固着极度恐惧和痛苦的表情。

有一些不知名的小虫子在她身上爬来爬去,时不时将锋利的针管状的嘴巴刺入她的身体,不停地吸食着身体内的血肉组织,然后拔出来,再寻找下一个味道好的肌肤。

女尸皮肤下似乎有无数的虫子在游走蠕动着,令人毛骨悚然。

还有一些虫子在撕咬她的裤子,并且试图撕咬那坚固的军靴,以便找到新的可以刺食的地方。

陆昂又回头看了看地上那个缺胳膊少腿的男人。

缓缓走过去,举起铁锹……猛然落下,一下子将他拍死了。

正在对着他呼救的几个男人一下子傻眼了。

伸出的手如碰到滚烫的烙铁,一下子缩了回去:“别救我们了,我们自救。”

陆昂也没打算救他们,而是取出一个自拍杆,把手机放在上面……准备刨坟直播。

“你干什么?”有个男人发现陆昂不救他们,而是玩手机,不禁惊愕地问道。

陆昂没理他,而是打开直播间,将镜头对准暗夜红人的祖坟:

“大家好,各位家人,这就是暗夜红人的祖坟,现在开始刨坟直播。”

啊?

那几个男人顿时傻眼了。

“你特么刨坟,你图啥啊?是能吃还是能喝?还是你吃饱了撑的?”

最关键的是,他们动不了啊,这若是被追究起来,还不得扒皮抽筋?

“喂,你知道这是谁的祖坟吗?”

陆昂回头一笑:“知道啊,你们城主的。”

“那你还敢刨坟?”

“你特么别这么狂,这要被人逮住,可就完犊子了。”

陆昂稳了稳自拍杠,朝墓地走去,一边走一边说:“感谢直播间的家人们,感谢陈婉成了榜一大哥,感谢杨蜜蜜送来的飞机,感谢江可馨送来的火箭……”

“你特么小声点!”有个男人忍不住大吼起来。

“唉,这就是个疯子……你特么办完事赶紧溜!”

吃肘子的女子也吓坏了,她好后悔贪吃这点肉。

“咱能不能干点正事,先回去吧。”

陆昂挑了挑眉:“我早就看暗夜红人不顺眼了,我就想在她家祖坟上开心一下。”

说罢,陆昂在直播间放了一首《right here waiting》

还深情地唱道:“……I will be right here waiting for you……!”

“……”

另外几个跳机的男人相继落地。

相比而言,这几个人就没那么幸运了。

多多少少都有伤,都口吐鲜血,倒地哀嚎。

一个最严重的,摔断了一条腿和一个胳膊,在地上痛不欲生地哀嚎。

陆昂默默地看了看周围,忽然眼前一亮……这不就是暗夜红人的祖坟吗?

离陆昂不到50米远,就有一个高高的坟墓。

陆昂取出铁锹……准备刨坟!

“救救我!”

“救救我!”

那几个倒在地上的男人,伸出双手,发出痛苦的呼喊。

相比这几个人,有一个人更让陆昂感到惊悚。

就在数米外,有一堆特别茂密的树丛。透过那些疯狂挥舞着的枝叶,可以看到一个死尸。一个女人就躺在地上,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撕得七零八落,她死去的脸上还凝固着极度恐惧和痛苦的表情。

有一些不知名的小虫子在她身上爬来爬去,时不时将锋利的针管状的嘴巴刺入她的身体,不停地吸食着身体内的血肉组织,然后拔出来,再寻找下一个味道好的肌肤。

女尸皮肤下似乎有无数的虫子在游走蠕动着,令人毛骨悚然。

还有一些虫子在撕咬她的裤子,并且试图撕咬那坚固的军靴,以便找到新的可以刺食的地方。

陆昂又回头看了看地上那个缺胳膊少腿的男人。

缓缓走过去,举起铁锹……猛然落下,一下子将他拍死了。

正在对着他呼救的几个男人一下子傻眼了。

伸出的手如碰到滚烫的烙铁,一下子缩了回去:“别救我们了,我们自救。”

陆昂也没打算救他们,而是取出一个自拍杆,把手机放在上面……准备刨坟直播。

“你干什么?”有个男人发现陆昂不救他们,而是玩手机,不禁惊愕地问道。

陆昂没理他,而是打开直播间,将镜头对准暗夜红人的祖坟:

“大家好,各位家人,这就是暗夜红人的祖坟,现在开始刨坟直播。”

啊?

那几个男人顿时傻眼了。

“你特么刨坟,你图啥啊?是能吃还是能喝?还是你吃饱了撑的?”

最关键的是,他们动不了啊,这若是被追究起来,还不得扒皮抽筋?

“喂,你知道这是谁的祖坟吗?”

陆昂回头一笑:“知道啊,你们城主的。”

“那你还敢刨坟?”

“你特么别这么狂,这要被人逮住,可就完犊子了。”

陆昂稳了稳自拍杠,朝墓地走去,一边走一边说:“感谢直播间的家人们,感谢陈婉成了榜一大哥,感谢杨蜜蜜送来的飞机,感谢江可馨送来的火箭……”

“你特么小声点!”有个男人忍不住大吼起来。

“唉,这就是个疯子……你特么办完事赶紧溜!”

吃肘子的女子也吓坏了,她好后悔贪吃这点肉。

“咱能不能干点正事,先回去吧。”

陆昂挑了挑眉:“我早就看暗夜红人不顺眼了,我就想在她家祖坟上开心一下。”

说罢,陆昂在直播间放了一首《right here waiting》

还深情地唱道:“……I will be right here waiting for you……!”

“……”

另外几个跳机的男人相继落地。

相比而言,这几个人就没那么幸运了。

多多少少都有伤,都口吐鲜血,倒地哀嚎。

一个最严重的,摔断了一条腿和一个胳膊,在地上痛不欲生地哀嚎。

陆昂默默地看了看周围,忽然眼前一亮……这不就是暗夜红人的祖坟吗?

离陆昂不到50米远,就有一个高高的坟墓。

陆昂取出铁锹……准备刨坟!

“救救我!”

“救救我!”

那几个倒在地上的男人,伸出双手,发出痛苦的呼喊。

相比这几个人,有一个人更让陆昂感到惊悚。

就在数米外,有一堆特别茂密的树丛。透过那些疯狂挥舞着的枝叶,可以看到一个死尸。一个女人就躺在地上,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撕得七零八落,她死去的脸上还凝固着极度恐惧和痛苦的表情。

有一些不知名的小虫子在她身上爬来爬去,时不时将锋利的针管状的嘴巴刺入她的身体,不停地吸食着身体内的血肉组织,然后拔出来,再寻找下一个味道好的肌肤。

女尸皮肤下似乎有无数的虫子在游走蠕动着,令人毛骨悚然。